-无声胜有声听障电竞战队获得八强

无声胜有声听障电竞战队获得八强

封面新闻记者 蔡世奇

提到电竞战队,很多人脑海中都会浮现选手们手指如飞的快速操作,以及高频率高分贝的交流甚至呐喊的场景。

5月初,一支特别的“无声战队”改变了人们对于电竞战队的固有印象:这支战队由6名听障人士组成,他们在刚刚结束的第五届王者荣耀全国大赛城市海选太原站,取得了八强的成绩。

无声战队全体成员

这支由山西省残联聋人协会号召发起的战队,虽然选手们的世界处于“静音模式”,沟通也主要依靠手语,但他们对于电子竞技的热情,以及对胜利的渴望,向外界展示了残障人士群体同样可以参与到主流的社会生活的复杂文化、娱乐生活中,并且取得不输给健全人的优异成绩。

战队发起当日就有超30人报名 听障人士渴望踏上竞技舞台

无声战队建队时间并不长,今年4月底才确定了人选,队长赵超颖是名90后社工,队内还有一对夫妻王英喆和陈嘉怡,一名80后网络安全工程师张璞,以及一对兄弟夏敬尧和夏敬舜,五位首发,一名替补,他们都是听障人士,因此才有了这个特别的战队名字。

队长赵超颖

这支战队由山西省残联聋人协会发起,谈及无声战队的诞生,山西省残联组联部主任刘素萍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我们看到了全国大赛的活动,希望借此平台,丰富听障人士的文化娱乐生活,激发大家对生活的积极和热情,吸引更多年轻一代的听障朋友通过网络,相知相识让他们的生活圈活跃起来。”于是山西省聋人协会便发布了组建战队的消息,刘素萍表示,第一时间就有30多人报名,最终报名人数远超预计,考虑到疫情防控和线下训练等问题,协会不得不忍痛刷掉了很多报名选手,做了很多解释工作,最终筛选出了五名正式队员和一名替补队员。

王英喆、陈嘉怡夫妇

记者了解到,无声战队的选手中,除了新婚的王英喆陈嘉怡夫妇,张璞和夏家兄弟之前在学车时已经认识,正式组队前他们就是经常一起玩王者荣耀的好朋友。

无声战队的选手们几乎都是因为儿时生病或用药导致的听力受损,因此虽然有些人可以简单的口语表达,但发音、速度和语调和健全人依然有明显不同,并且就算佩戴助听器,他们也很难听清外界的声音,多数时候都是借助手语交流。

虽然是业余战队,选手们都有各自的工作,但他们因为对电子竞技的共同热爱走到了一起,也经过这一次特别的团体活动,感受到了难得的团队配合所带来的归属感和快乐。

此处无声胜有声

白居易的《琵琶行》曾留下千古名句“此时无声胜有声”,形容默默无声却比有声音更动人的场景,后来用于表达不说话比说话更有用的意思。

无声战队的选手们通过磨合,也达到了无声胜有声的境界,他们不仅无需出声对话,配合就比一般队伍更加默契,也的的确确在比赛中战胜了很多健全人队伍。

健全人士在组队玩王者荣耀这类游戏时,往往会借助语音、连麦等方式随时沟通,高频进行语言沟通的电竞职业选手们的内部沟通,甚至被外界戏称为“花果山会议”,可见语言沟通在电竞中对于团队配合的重要性。

但由于听力受损,表达能力也受到限制,健全人士之间普通的语言沟通,对无声战队的选手们来说却是巨大的困难。

无声战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线上训练,他们为了增加默契,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观察、理解、并配合队友。陈嘉怡告诉记者,队伍刚成立时除了经常双排的张璞和夏敬舜,其他人对队友打法特点和意识不是很了解。“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听障人,很难在语音情况下有条不紊地进行任何指令活动。我一般都是拉视野看看队友往哪个方向走,试图多想想这位队友要准备干什么,然后我根据场合上的局势去做一个方案。比如我是打野的话,我该不该去支援或者做什么其他的活动。”

陈嘉怡讲述团队配合的过程

为了弥补无法语言沟通的弱点,无声战队的成员们对彼此的观察变得更加细腻,几次线下训练,他们也通过“进攻”“撤退”等手势进行团队指令的发布和接收,随着磨合的加深,他们的团队合作也愈发顺畅。

网络安全工程师张璞是队内王者荣耀“段位”最高的成员,他有六个号,每个号在每个赛季都能上最强王者这一最高等级,胜率高达70%,因此他也成为了无声战队的打野位选手,扮演团队里节奏发动机的角色。和平时自己玩不同的是,配合他的四名队友全部都是听障人士,这既带给了张璞更强的求胜欲望,无形中也增加了一些压力。回忆起这次线上参加全国大赛海选的经历,张璞告诉记者,最后他们输掉的那场八进四比赛,对方入侵自家野区很厉害,开始大家没有反应过来,张璞发现后组织大家积极反攻,队友们也拿出了很强的斗志,虽然没能赢下比赛,但大家都觉得气势还是打了出来。

张璞回忆比赛的过程

本届全国大赛,只有无声战队这一支全员由听障人士组成的队伍参赛,选手们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我们的优势就是大家彼此对于语言沟通的需求比较少,更容易培养出默契,心照不宣。像张璞准备发起进攻的时候,我们看他的动向就知道要怎么跟上。而且我们不会吵架,别人可能会因为合作矛盾发生争吵,但是我们大家的心态就都很好。”

虽然初次参赛止步八强,没能获得进入线下赛的机会,但通过这次组队参赛,无声战队的选手们也通过训练和参赛加深了对彼此的理解,沟通更加顺畅,他们说这次参赛是一个很好的排解压力的方式,“输也要输的漂亮一点。”

默契源自对生活的乐观和热爱

刘素萍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年青一代的残障人士的教育水平普遍较高,他们受困于自身交流障碍,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扩展自己的社交圈,他们的社交需求往往被忽视,这次电竞活动给了他们展示自我的机会,因此大家都很开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协会工作的角度看,青年一代对于互联网和电子竞技的接受程度更高,参与更加热情。特别是听障队伍,对彼此默契度和沟通交流都提出了很高要求,这是很大的考验。成立战队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会通过协会渠道整合资源,为大家提供更多便利。”她说。

夏敬尧比弟弟年长七岁

生活中,赵超颖是名社工,负责所在社区居民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两部分工作。疫情以来,因为还要为居民们安排做核酸检测,赵超颖变得很忙,不过她说太原现在疫情防控做得“都挺好的”,所以她现在也差不多回到之前的工作状态了。赵超颖大学时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因此她对王者荣耀英雄的衣着特别关注,她告诉记者自己最喜欢貂蝉“猫影幻舞”和西施的“游龙清影”两款杯赛FMVP皮肤,因为她很喜欢蓝色,这两套皮肤的英雄衣着也都是蓝色的主题。

王英喆是一名退役运动员,是全国残运会400米栏记录保持者,他在为杭州亚残会做准备。王英喆的运动员生涯中曾到全国各地参赛,也和很多听障运动员有过交流,如今成为业余电竞选手,他也比较了传统体育和电子竞技的不同:他认为电竞赛事对脑力要求更高一些,传统体育赛事对体能和身体协调性的要求更高一些。他表示参加电竞比赛感觉更亢奋,对抗感时时刻刻都很强烈。

陈嘉怡毕业于天津理工大学,七岁开始学画画,也参加了芭蕾舞团,她以环保为主题的手绘作品曾获得天津市手绘设计一等奖。舞蹈和绘画,是陈嘉怡和世界沟通的一种方式,跳舞的时候听不到音乐,她可以跟着别人跳,老师也会打节奏进行引导,而绘画则更加不受声音影响,更多是靠自身的观察和想象力。

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张璞,曾任网络测试工程师、信息安全工程师,在北京公司的安排下回到太原之后,继续从事技术工作。曾经对化学有特长和浓厚的兴趣,并且在市化奥竞赛获奖的他最终被分到了计算机专业,在后来的工作中他也慢慢喜欢上了计算机,掌握了很多信息安全技术的网络安全学,黑客攻防学、渗透学。他说计算机改变了他的人生,为他提供发展自己特长的机会,因此也得到了更好的就业机会。强化自己的计算机技能,从而人群中脱颖而出,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和支持,这和张璞在王者峡谷里喜欢打野这个定位,不断发育积累,寻找机会取胜的模式,其实是相通的。

夏敬舜的儿子刚刚一岁

夏家兄弟年龄相差七岁,兄弟俩最自豪的成就就是双排取得五连胜。哥哥夏敬尧在龙山墓园工作,弟弟夏敬舜的工作则是网络维护。兄弟两人都有了自己的孩子,夏敬尧的儿子已经11岁,夏敬舜的儿子刚刚1岁,夏敬舜半开玩笑地表示,兄弟俩的孩子都是男孩,自己倒是想要个女孩。

无声战队的成员们,觉得在5月初的海选赛中还是有不少没发挥好的地方,他们决定继续报名参加下一轮海选赛,争夺全国大赛线下赛的资格。

无论能否站上最终的舞台,他们在相处的过程中,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在加深彼此的默契和友谊,为彼此的静音世界,带来更多的认同与快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战至巅峰在哪看

腾讯视频。

《战至巅峰》中,30位电子竞技新手将自身在固有行业的光彩照人简历清零,进到全新赛道公平比赛,摆脱角色堡垒,可分为不一样的职业队深层次岗位电竞战队。

开展高韧性的实践,并根据1v1 battle、5v5联机,BO1、BO3等比赛大比拼,争夺最后“王者战队”的荣誉。

根据激情起伏的实践全过程,《战至巅峰》展现出电竞职业的门坎,及其荣誉身后的苛刻与投入,在职业赛道边,电竞与别的体育竞技新项目一样。

千部热门影视资源免费观看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7E7Ycwibsq2zTbpZoyZCYw?pwd=e4ub 提取码: e4ub

电竞比赛你们在哪里看?

腾讯视频或者虎牙等直播平台,英雄联盟会选择掌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