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世界裁判大会裁判的自我修养

2015世界裁判大会裁判的自我修养

编者注:在足球比赛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判罚,作为观众,我们可能会怀疑裁判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裁判也明白自己的糟糕表现可能会毁了一场原本精彩的比赛,所以让我们来了解一下世界裁判大会,看看裁判是怎么样提高自我修养的吧。

“我再也不想见到那个人了。”阿兰·罗兰在上周六的早晨告诉观众们。2008年,当看到自己在英格兰队新西兰那场秋天里混乱比赛中的表现之后,他也这么说过,当然了,他对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非常不满。

在一个明媚的周六上午,他在爱尔兰体育总部为一群由大约50名体育裁判组成的观众播放了这场比赛的录像,并且要求他们对此发表感想。

“你用自己之前所说话的把自己逼到了角落里。”一个人表示道。罗兰点头,他说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你的肢体语言很可怕。”罗兰表示赞同。

“你看起来很生气。”“是的,我是。”

在2008年的时候,罗兰已经执法过了世界杯的比赛,但在这场特威克纳姆的比赛之前,他还从来没遇到一支队伍在打橄榄球,而另一支明显不是的情况。其实这本身也没什么,但让罗兰陷入麻烦的是,他不知道应该怎样来处理这个问题。然后,他又播放了一场后来的比赛录像,在这场比赛里,他用了一些技巧来防止自己和比赛失控。

阿兰·罗兰

「裁判大会」

作为2015裁判大会的七大议题之一,罗兰的议题是《做决定的准则》。这个会议是戈尔韦足球裁判康纳·菲茨杰拉德的作品,他发现在离都柏林短短的车程内,有很多来自各种运动的顶级裁判。他说他曾找到25名裁判,所以50名的数字是很客观的。在2015年大会顺利进行的情况下,他希望2016年能继续扩大规模。

包括罗兰在内,与会者还有像大卫·戈德里克(足球)、巴瑞·凯利(曲棍球)这样的全爱尔兰裁判官员,以及马克·哈尔西(英超)和伊恩·斯托克斯(FAI),还有一个励志演说家和一位心理学家。当天还举行了主题为商业运动的罗布·哈奈特的会议。

「目标设定」

在一开始,菲茨杰拉德让励志演说家格力·达菲做了一个现代裁判目标设定的演讲。

“成功是有迹可循的。”站在房间前面的达菲在演讲中反复强调,他放低声音,就像是在秘密共同谋划着什么一样。他的PPT很出色,非常简约,没有用幻灯片来轰炸观众。

重点:

学习别人如何取得成功;

做好不舒服的准备;

愿意寻求帮助;

写下你的目标,让它们具象化,每周都与之保持联系。

最后,要确保对每场比赛都做了准备,尽全力去判罚。即便是U12的比赛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你永远也不知道大突破会来自何处,所以工作的每一部分都值得你去尊重。

「准备、计划、过程」

回到罗兰身上,这位前爱尔兰橄榄球国际成员在讲话中十分强调准备、计划和可以被裁判控制的过程。“就站在那里是不可能成功的。”他告诉喝彩的与会者:“你必须为此做足准备。”

罗兰是一个非常善于利用视频的发言人,这种方法既有吸引力又能说明问题。案例视频来自威尔士对南非的比赛(在混乱中他罚下了两队的球员),克劳蒙特对莱斯特(说明第二个严重犯规不是错误的推测),当然,还有特威克纳姆那场。

在和伊恩·斯托克斯和大卫·戈德里克稍早些的小组讨论中,罗兰说到一些裁判认为当他们被派去执法更高端的比赛时,自己应该在某种程度上做些不同的事。这是个完全的错误,他们应该放开心态,保持判罚的平常心,在场上做出第一时间的判罚。他还说到了自己为2007年世界杯决赛判罚所做的准备,比赛在当天晚上9点举行,为了坚持自己的例行的赛前准备,这意味着他应该在下午2点到5点睡一觉。

要坚持习惯,然后你就得到了它。

「高峰和低谷」

大卫·戈德里克执法了2007和2010年爱尔兰全国足球决赛,他谈到了这项工作水平的高峰和低谷。当选重要比赛的裁判显然意味着他做的不错,有了戈德里克,就不会让阿尔斯特冠军联赛的判罚再重演了。这些比赛可以成就你,也可能毁了你,戈德里克告诉观众,他们有时是种额外的压力。

那些爱尔兰全国足球决赛或是国际足联任命之类的大比赛显然是高峰,但他也谈到了两个低谷,比如著名的争议比赛——2013年在克罗克公园都柏林对战科克郡的那场。他没有看到球员犯规。是因为自己位置不好吗?他不这么认为,但最终原因还是他看不到,因为他不在最佳位置上。教训?要跑到合适的位置上。

戈德里克说,在做出错误决定时举起手来对他很重要,这代表了在从中得到教训之前,可以承认错误。

14年阿尔斯特冠军杯Tyrone v对Down的比赛时戈德里克所说的另一个低谷。这一次和位置无关,他完整地看到了一切,在进攻球员被拉倒之后判罚了点球。

但他没有掏牌!

离开球场,戈德里克是一名爱尔兰精算师,那一周他特别忙于比赛。他认为这次判罚描是心理问题,在判罚了点球之后,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所以没有做出相应判罚。

「日常工作」

这不是提到日常工作的唯一时刻,人们曾经以为阿兰·罗兰是一名全职裁判,他说,但其实他一直保持着非橄榄球的事业。他觉得自己的兼职非常棒,有些人会在周末打高尔夫,而他是当裁判。

巴瑞·凯恩,这位曾经执法了四场全爱尔兰曲棍球决赛的裁判说,他的工作是学老师,这份工作对他的裁判生涯既有积极影响,也有消极影响。他说,比起那些从事跟人接触很少的工作的人,他每天能接触到大量人的工作是非常有益的。但有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在球场上也像个老师。

伊恩·斯托克斯目前担任FAI裁判发展工作,他说为了尽可能做出最好的决定,裁判需要“把自己放进一个无坚不摧的泡泡里”,这包括了各种在工作中出现的会影响到裁判思维的东西。

「合适和健康」

我已经记不清健康在那天被提及的次数了,一个又一个的发言者说到身体疲劳会导致糟糕的决策。对比赛规则的熟知固然重要,但如果没有健康和定位技巧,就不能在最佳的位置进行判罚,所有的知识就成了无用的,只有当你看到了,你才能做出判罚。

马克·哈尔西

「癌症和恢复」

前英超裁判马克·哈尔西谈到了战胜癌症重回顶级赛场的经历。在09/10赛季开始之前的几天,被诊断出患了癌症,而且这就在他的妻子被诊断出白血病的几个月后。他说自己在周四听到这个消息,并且需要在下周一进行一个喉咙的肿瘤切除手术。但问题是哈尔西要执法周六埃弗顿对阿森纳的比赛,还要在下周二和周三桑德兰对切尔西和伯恩利对曼联的比赛里担任第四裁判。

他敲响了联赛办公室的门,向他们解释说他不能出席周二和周三的比赛了。他们对此非常仁慈,他说,在他告诉他们原因之后。但他决定要出席周六的比赛。

“作为马后炮,我就不应该那么做。”他在自己和伊恩·李德利的书中说道。但在那个时候,他再清楚不过地认识到这有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场比赛了,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他告诉一同执法同事们自己得了癌症,他从来没有这么地需要他们的帮助。然后,哈里斯度过了这一天的战斗,以及未来那场更大的战役。最后,他又回到了顶级的赛场继续执法比赛,还是“英超第21一支队伍中的一员。”

「注意力和专注」

最后的介绍是关于专注和保持注意力的,主讲人是来自都柏林国立大学的艾丹·莫兰教授,这是一段非常有价值的时间。“运动是由身体来进行,却主要依靠大脑取胜。”莫兰说。在他看来,这对于运动员和裁判是同样适用的。

莫兰提出了一个所谓的ACT模型:

A =态度(Attitude)

C =专注(Concentration)

T =有益的思考(Thinking constructively)

教授谈到专注,并且给观众们展示了各种有助于保持注意力的工具。为了发出准备好了和即将进入不同地方的信号,前英格兰橄榄球队长马丁·科里曾经喜欢在入场前关掉更衣室的灯,莫兰说。

在简短地介绍了重组(把一场比赛分解成更小的部分)、常规活动、进球、触发词和形象化之后,莫兰引用了洛南·欧·加拉非常深刻的例子作为结尾。那是在2006年,当时他正在写一本关于明斯特第一次喜力杯的成功的书,那是决赛至关重要的的进球,莫兰说,当他读到这一段时,他至少发现了四个自己先前提到的集中注意力的技巧。

“很明显,这非常重要,在进入自己的世界之前,要把一切都排除掉。通常,横梁的中心上都会有一个标记,我就集中注意力看着,托蒙德公园球场的是黑色的,兰斯顿路的是绿色的。我会想象在两个树枝之间有一个球框,就像是体育场里的一样,然后我想象球进了的画面。然后后退一步,我脑子只剩下‘坚持,坚持到底’的声音。”

「精神病医师」

我很享受这一天,这个会议是一个深入了解裁判的机会,在这里,顶级的裁判们讨论自己的行业。我父亲也当过一些橄榄球和足球比赛的裁判,所以在我小的时候,肩膀上可能就有一只体育雄鹰了。人们经常看到的对裁判的报道都是关于无知、假设和手势,我对自己的肤浅感到羞愧。

顶级的裁判是一项事业和职业,但在没有TOM,没有边裁和缺少支持的低级别比赛里,裁判被视为一种使命。

这要需要我们的尊重和好奇心。

————–高冷分界线————–

【夏尔足球】关注足球文化产业生态圈的新媒体,致力于将国外优质的足球文化底蕴和完整的足球产业生态系统呈献给热爱足球的的大家,同时为国内足球人士和草根足球提供一个发生和展示的平台,希望从本质上为中国足球做一些事儿。

望大家关注我们的官网 微博@夏尔足球 全新认证微信:shire-socce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